加入收藏
问题帮助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直播首页 >> 体坛资讯 >> 四大证据佐证阿姆斯特朗服药 1000页报告难喊冤

四大证据佐证阿姆斯特朗服药 1000页报告难喊冤

来源:www.tiyu8.tv   编辑:体育吧


 尽管昔日车神阿姆斯特朗早在今年8月下旬就接受了被剥夺环法冠军等多项荣誉的事实,但美国反兴奋剂机构(USADA)并未就此罢手。针对朗哥拒不承认服用禁药的态度,USADA昨天公布了大量关键证据,这份多达1000页的报告包括26个证人的证词,其中11人曾是朗哥的队友,同时还披露了这位前环法王服药的诸多细节。据称,这些证据的有力程度“超过了美国反兴奋剂机构成立12年来调查过的所有案件”,朗哥这次恐怕再难喊冤。

  证据1 掺盐水造假尿样

  根据这份报告中证人的证词,阿姆斯特朗早在1998年与沃特斯等队友参加自行车世锦赛时就有服药嫌疑。据沃特斯回忆,一天早晨他们与队医塞莱亚在酒店房间享用早餐时,一名国际自行车联合会的药检官员过来采集尿样,塞莱亚借故外出去车上取了一公升生理盐水,藏在大衣里带回到朗哥寝室,接着关上房门,将盐水掺进朗哥的尿样中,以稀释尿样里的血球含量,再把这份做过手脚的尿样交给了药检官员。

  沃特斯指出阿姆斯特朗和他的团队对于兴奋剂检查有一套非常机敏的预警体系,比如2000年的一项赛事里,朗哥的队友因卡皮耶在酒店里发现有反兴奋剂官员正在进行临检,考虑到朗哥不久前才用过违禁药睾酮,于是因卡皮耶迅速想方设法向朗哥发出了预警,后者马上宣布自己因伤退出这一赛事,从而避免了临检。因卡皮耶昨日发表个人声明,“今天对我来说是极其艰难的一天,我承认自己在职业生涯中服用了违禁药物。”

  证据2 偷运禁药掩盖针眼

  泰勒·汉密尔顿和凯文·利文斯顿是1999年阿姆斯特朗代表美国邮政车队参加环法大赛时的队友,据他们两人承认,朗哥那时不但自己服用兴奋剂,也向他们俩提供禁药。由于环法组织方对车队本身的各项检查比较严格,他们不方便把禁药藏在队内,朗哥便雇佣了一个被称为“摩托车手”的助手,沿途跟着车队,需要时通过这个人来把禁药带给三人。阿姆斯特朗的前妻克里斯汀也借探视为名把违禁药藏在装饰物中偷运给车队,但USADA并没有说服克里斯汀作证。而在比赛前的一次公开测体重环节里,另一名队友弗兰克·安德鲁发现朗哥的上臂上有注射药物留下的针眼痕迹,后者当时说:“这可不好了。”而女按摩师艾玛·奥莱利承认她曾用化妆品帮助朗哥遮盖打针留下的痕迹。

  证据3 强迫他人同流合污

  美国邮政车队昔日车手范德·维尔德在作证时指阿姆斯特朗向队友施压,强迫他们一起服用禁药。他说自己曾在2002年被队医米歇尔·法拉利批评未能按计划执行服药程序,朗哥当时便直接告诉维尔德,如果他还想继续跟着美国邮政车队一起参赛,那就“必须服用法拉利医生开出的药物,并听从他的计划去执行”,维尔德说自己很明确地被告知要想继续留在这支车队,就得参与到他们的服药程序中去。

  证据4 走后门威胁证人

  因禁药丑闻被剥夺冠军头衔的前美国车手兰迪斯这次也成了USADA的证人,他回忆2001年与阿姆斯特朗做队友参加环瑞士自行车赛时,朗哥的尿检曾经呈阳性,但后者并不担心,还暗示称自己有办法让这个尿检结果“消失掉”,等“他的人跟国际自联交涉过”以后,果然朗哥顺利通过了尿检。而另一名证人汉密尔顿则表示朗哥在得知自己可能要为USADA做证人后,曾在去年6月11日当面找过自己的麻烦,当时在科罗拉多一家餐厅里,朗哥对汉密尔顿说:“你要是敢去作证,我们会把你撕成碎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