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问题帮助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直播首页 >> 体坛资讯 >> 郎指导第八次看望汤淼 汤淼淡然回应周苏红话题

郎指导第八次看望汤淼 汤淼淡然回应周苏红话题

来源:www.tiyu8.tv   编辑:体育吧


 

昨天,上海的天因为雾霾而灰沉沉,但汤淼的心情却是充满阳光。每年一次,记者去探望这位我们解放日报体育部和上海男排共建支部的一员。晚上,带着恒大女排来沪参加联赛的郎平又来看他,这是汤淼受伤之后,郎平第八次前来。每一次有朋友或者师长来看他,汤淼总会记得很牢,也充满感激:“谢谢你们一直都惦记着我。”

  就像别人惦记着他一样,他也始终惦记着:它带来的快乐,他的父爱,以及她的幸福。

  它 从来没离开过

  “上海男排今年联赛所有主场直播尽在IPTV。大家可以通过IPTV欣赏到上海男女排球队精彩的比赛。”——2013年12月1日汤淼发自微博

  12月份总是汤淼最期待的。每年的这个时候,全国排球联赛开打,接下来的三个月时间里,他每周都可以有排球比赛看。往年,他还能在球场上找到“弟兄们”的身影,但今年,随着沈琼在内的一班老队员集体退役,上海男排阵容中,曾经和他并肩作战的队友已经不多。

  但是,对于队里的变化,他了如指掌。汤淼每天有两个小时的固定上网时间,因为不能久坐,这两个小时对于他来说,弥足珍贵。12月1日下午,上海男排首轮联赛开打,汤淼起初没找到转播,两个小时里他用了一大半时间在寻找直播地址。“本来转播排球的频道今年突然不转了,所以就在网上满世界地找,”汤淼说:“如今满屏幕都是英超、NBA,就是没有排球转播,后来还是在网站的新闻上找到了比分。”

  当得知今年上海男排比赛在IPTV直播,汤淼晚上又第一时间发上了微博。“上海男排今年三个外援都是世界级的,今年的实力肯定没的说,”说到自己球队的时候,汤淼一下子提起了精神,如数家珍。

  没有比赛的时候,汤淼也会关注着队友们的动态:沈琼他们去读教练学习班了,王之腾昨天又烧咸菜蛋炒饭了……

  他 父爱深重如山

  “感恩所有关心我帮助我的人,感恩我有那么一个好父亲,感恩我还能活着,感恩我还拥有的。”——2013年11月28日汤淼发自微博

  每天早上近一个小时的“站立床”训练是汤淼的功课,也是汤淼爸爸汤和平比较担心的一件事,“身体直立起来,汤淼的血压就走低,最低只有30。”最近一个月汤淼又遇上原因不明的低烧,吃了消炎药又换中成药,昨天见记者时,汤淼算是稍有缓解,人也精神了点。

  从2007年汤淼受伤到现在,汤爸爸就每天陪伴在儿子身边照顾,汤淼好像回到襁褓中的婴儿。汤爸爸告诉记者:“最近天冷了,晚上经常要起来给汤淼盖被子,他自己手不能拉。”

  家里的买汏烧也是汤爸爸一手承包,最了解汤淼身体情况的他,每天都有一份营养菜谱。“我现在给汤淼吃是限量,早上空腹先吃枸杞子和红枣,然后是南瓜小米粥、白煮蛋、牛奶和香蕉。中午的山药炒黑木耳和山芋是每天有的,牛肉吃三片。晚上吃些虾、鱼,保证蛋白质。他不能活动,现在已经有点脂肪肝了,所以红肉要少吃。而且因为尿酸高,海鱼也不能给他吃。”

  汤淼受伤前,汤爸爸喜欢钓鱼、种花。现在为了照顾儿子,钓鱼是出不去了,就在家里种些花草、小辣椒。客厅里种的几盆朝天椒正由青转红,颇有几分生气,汤淼说:“又能观赏,又能吃。”

  这样一个充满温情的家庭,却因为一个意外给了这对父子太多磨难。记者问汤淼,“你对爸爸的爱是怎么表达的?”汤淼轻轻地说了句:“我属于不孝……”汤爸爸忙说:“没……”脸上有一丝动容,却马上被微笑掩盖了。

  她 聚散都是缘分

  “有些人在我看来非常幸福,可是他们自己并不觉得。他们不知道,在他们眼中的平常是别人的朝思暮想。我现在对幸福有了更深的理解,和现在比较,曾经的一切都是幸福。”——2013年12月1日汤淼发自微博

  关于感情问题,是记者一直想问汤淼,却又有些犹豫的。去年5月,一篇关于汤淼与周苏红离婚的新闻让人看得揪心。一年多过去了,记者很想知道汤淼心中是否还有未解开的结。汤淼回答得很简单,“情这个字要讲缘,强求不得,聚有聚缘,散有散缘。”

  说到当时离婚,两人在杭州的“爱巢”留给了周苏红,汤爸爸只是搬出了汤淼的生活用品。汤爸爸告诉记者,“现在跟周苏红也经常联系通电话的,她现在生活得很好,前几天还带了铁皮枫斗给我。现在感觉仍然是一家人,她如果遇到什么事也会打电话跟我商量。”

  记者问汤淼:“两人再见面,感觉会不一样吧?”汤淼说:“总归有区别的,还能怎样……”汤爸爸接口道:“儿子,你放手是对的。放手,也是为了爱!”

  “那未来呢?有没有想过会有另一半的出现?”对于记者的问题,汤淼说道:“没有想过,我的病要人照顾,谁会跟我这样的残疾人?”记者说:“将来的事谁也不好说,没准出现一个可以交心的人,愿意陪伴你。”汤爸爸也在一边说:“是的,我年纪大了,明年也60岁退休了,再照顾你十年、十五年可以,今后总归要有个人……”

  尽管汤淼盼望的干细胞移植技术始终没有突破,但父子俩并没有放弃希望。汤爸爸说:“现在就指望科技,将来有一天,汤淼至少生活可以自理就很好了。”在汤淼日常玩的电脑游戏里,他养了一只叫“干细胞”的宠物,每天照顾它吃喝,让它健健康康地成长。